Roya叫我总攻大人

八月初八【八爷自攻自受 末尾有一八,副四 敬请食用】

八月初八
【一】
星疏月朗 张府的小轿车稳稳停住
齐桓低头推了推脸上的玳瑁镜框,掩盖住眼眸中一闪而过的精光,拱手谢过张副官这么晚送自己回家,转身迈向胡同深处自己的小小齐府。
眼看这八爷都进了院子,这张副官还站在胡同口望着八爷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今天这八爷不大对啊!平时这八爷也不知是真怂还是装怂装惯了,一点也不像个爷,不摆架子还超好说话,万事只要有佛爷在只管佛吹其他一概不管,佛爷偏就爱听。虽说自己老跟他抬杠那也是觉得八爷脾气软糯忍不住调戏调戏,可今天这八爷...怎么看怎么感觉是解九爷上身,目光深沉不说,那种笑里藏刀劲儿啊简直是解九爷第二,哪似平时的人畜无害!副官摇摇头转身上了车,这事回去得跟佛爷说道说道,八爷家干的是窥晓天机的勾当,自幼身子骨就单薄些,可别是被什么邪物附了身。

【二】
齐桓进门摘下眼镜随手扔到一边的八仙桌上,挥退了前来伺候的伙计,让他回去睡了。仔细检查了门窗,才慢慢踱进内室。掀开床帐看着小人儿还是自己走之前的姿势这才放下心来,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倚在床边,欣赏着床上自己的“杰作”。白生生的藕臂交叠着捆在床头的雕花栏杆上,两条腿也没落下,怕他出声嘴里塞了软布。脸上还残存着泪痕,紧闭的双眼睫毛轻轻地打着颤,齐桓轻笑出声,手覆上那张长期用莲藕煨猪蹄滋养的嫩嫩滑滑的脸,说道:“还是不肯醒么铁嘴!再不醒我可要生气了。”床上的人睫毛颤了颤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
齐桓拿掉齐铁嘴口中的软布,齐铁嘴看着眼前这张和他长得一摸一样的脸,顿时没了主意,再三衡量还是没有叫出声。齐桓看着齐铁嘴脸上不加掩饰的疑惑与委屈,心情不禁好了很多,连带着突然被张启山叫走的怒气也小了很多。握着齐铁嘴滑不留手的下巴,齐桓恨恨地说道:“我一年只得今天才能现身,白白便宜了张启山那家伙,你明明只属于我一个人,可你偏偏只记得他。看我怎么罚你!”说完就要欺身而上,齐铁嘴一惊这嘴以先于脑子做出了反应“停停停”
齐桓闻言停住了动作,玩味的看向齐铁嘴“怎么,有话要问?”齐铁嘴忙不迭的点头。齐桓侧躺在齐铁嘴旁边,一手撑头一手伸进被子里在齐铁嘴身上乱摸“问吧!今天你问什么我都告诉你!”
齐铁嘴下意识的想往里挪一挪,以躲避“咸猪手”的骚扰,在看到齐桓危险的眼神之后只好作罢,齐桓这才满意,继续着自己的“吃豆腐”大业。可怜齐桓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心里想想张启山的好,腹诽了好一会儿才想起问问题“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扮作我的样子?”
“扮作你的样子?”齐桓挑眉轻哼出声,齐铁嘴吓得半张脸缩进被子里。看他如此齐桓放轻了语气,“我是齐桓,跟你本为一体,自然长得一模一样”,看他呆愣齐桓掩下眼中的落寞继续说道“有你的时候便有了我,你是世人称颂的神算齐铁嘴,我是隐藏在你身体里的齐家家主齐桓,我每年只得八月初八这一天对我们共同的身体拥有控制权,你在这一天意识陷入沉睡,第二天醒来不会记得任何事。你不记得我我却知道你每天做的任何一件事,包括你...和张启山床笫之间...”一提起张启山,齐桓压抑不住内心的不甘和嫉妒,明明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的齐铁嘴,凭什么让他占去了主导权。这一生气不打紧,下手没了轻重捏痛了齐铁嘴腰间细滑的软肉。齐铁嘴自幼体弱本就十分怕疼,平日里虽跳脱些但一直被佛爷及九门中人细心护养着,齐桓那一下下手虽不重,一时没有心理准备眼泪一下子涌了上来,又不敢真让它掉下来,一汪泪珠子包在眼眶里将哭不哭的样子看在齐桓眼里简直是赤裸裸的勾引!齐桓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理智回归,起码把话说完,“往年我从来没从你的身体里分离出来,今年是第一次。大概...是让张启山和你刺激的吧!”齐桓翻了个大白眼,复又勾起一抹邪笑“好了,解惑到此为止!我一年就出来一回,今年好不容易咱俩都在,明年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出来呢,咱们可别浪费了这良宵,这一回让你一辈子也忘不了我!”说完便饿狼扑食般扑向齐铁嘴

------------—分---割---线--------------

“老八!老八!醒醒,老八!”
翌日一早,齐铁嘴从张大佛爷抖落床单子的晃动中揉着眼从床上爬了起来,边向佛爷问好边下意识地摸向床边的小几想要拿自己的眼镜,却是摸了个空
“哎~佛爷!今天怎么想起来我这...”齐铁嘴睁大眼看着自由活动的双手双脚,一点痕迹都没有,昨晚那么真实的场景难不成是在做梦?!
“这梦可真吓人”齐铁嘴喃喃自语,丝毫没注意到身旁张大佛爷黑的可怕的脸
“哦~齐八爷做了什么梦啊?!不妨说给我听听,张某也好为八爷解!忧!”张启山盯着眼前神游天外的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齐铁嘴这才回过神来看看黑脸的佛爷,再看看一脸看好戏样子的副官,心理“咯噔”一声暗道不妙却又不知因何惹了这位爷。齐铁嘴赶忙讨好的向张启山笑着问道:“佛爷这一早过来怕是遇上什么难缠事了?”闻言,张启山的脸更黑了,直接甩给齐铁嘴一张信纸,咬牙道“的确是个难缠的事,这是从八爷枕边发现的,我一大早赶来生怕你身子不爽利,结果没想到原来是八爷长了本事,对张某颇为不满啊~哼!”
齐铁嘴忙接住那张信纸,打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反攻”二字“佛佛佛爷,你听我解释,这不是我写的...”
佛爷挑眉,眼神更暗了“不是八爷写的,难不成昨晚你这屋里还有别人不成!”
齐铁嘴吓得一激灵,连忙摆手否认“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佛爷示意副官出去带好门,自顾自的脱了皮衣领带,给齐铁嘴一个危险的眼神“那我就亲自听听八爷如何解释”
“佛爷,佛爷...唔”

-----------分---割---线------------------

“哎呦~佛爷,你饶我吧!我不行了!”
“说,还反不反攻了!?”
“不...不了...打死也不了!我真的不行了啊佛爷”

门外听完全场的张副官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就八爷这样的还想反攻佛爷?我们家小橘子都比他强!呸呸呸,我们家小橘子才不会反攻呢!如果有(副官危险的眯起了眼)......那就一夜七次彻底断了这个念头。
想到这,副官忍不住扬起了嘴角“一夜七次...倒是可以试试”
俯下身听了听屋里的动静,估计完事得中午了,正好街东头的糖油粑粑也该出摊了,也不知道我家小橘子吃没吃,买点给他送去他一定高兴,这高兴了嘛...吃点豆腐也不会被打的太惨...

第一次写文就写的老八自攻自受我也是有点方 同时还有一八的肉和微副四 链接如下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6155067251605

哎呀呀 最后一张😝

放飞自我的萝:

接16集结尾,仔细看了几遍,老八给佛爷打眼色,大概是【我先走了,你这边尽快处理好啊】的意思,佛爷有一个欲言又止的动作,应该是想留八爷,但尹新月也在,留下也谈不了什么事情,老八可能还会被尹新月呛声,就让他先回去了。

顺便分享一个15集的糖,尹新月跑到二爷家住,第二天早上佛爷过来,还以为是来接她的呢,结果佛爷只是因为看到丫头的信过来探探口风的,而且大清早佛爷就是和八爷在一起的,这对夫夫咋就这么黏糊呢【我眼中的一八只有甜没有虐!

段子最后塞了颗小小的副四副糖。

副官 我他妈更加喜欢你了你造吗 太会办事了!

西瓜绿。:

大概是正剧向?可能有偏差 因为女主所有戏份我都是跳过的 🙄虽然被喂了一嘴玻璃渣还是想发个糖...请给我一个么么哒👀

卧槽!好萌啊哈哈哈哈哈 佛爷追夫记

千江有水千江月:

九门微信日常之 八爷你摊上大事儿辣

和我们佛爷比驾龄!

too young too naive!

我们好想围观后♂院play哦~

今天的东西比较多,前几p是佛爷朋友圈。后有八爷的朋友圈和大家的聊天记录😂

表情包放不下。如果需要请留言,我会另外发的√


最后非常感谢大家的红心,任何意见建议请评论或者私信我。比心

我的天哪!!!甜的我一口血啊

雷总在九又四分之三等火车:

#一八# 去新月饭店能不能是去度蜜月?